东方快评丨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保缴费正当其时

东方快评丨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保缴费正当其时

日前,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保费等单位缴费。人社部副部长游钧2月20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发布会上表示,阶段性减免社保缴费是应对疫情这一突发事件所采取的特殊措施,也是我国社会保障历史上的第一次。(新京报2月21日)

据初步估计,这次阶段性减免共可减少三项社保企业缴费5000亿元以上,比去年较大幅度降低社保费率综合方案的力度还要大,去年是4000多亿元。对目前不少因疫情而苦苦支撑的企业等而言,这无疑是一个及时、重大的实惠决策,是一个英明的智慧决断。

众所周知,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虽然伤害的是广大国人的身体健康,直接考验的是政府的防疫能力,但更根本上,却是对企业尤其是用工密集型等企业的经营考验。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最直接管控的是人员流动和聚集。这对大部分劳动密集型企业等而言,由于节前返乡生产停滞,而节后要返工复产时,却由于防疫工人无法返厂,或返厂时间推迟,造成企业难以顺利开工,无法有效获得收入,但一些开支,如工人的养老、医疗等社保缴费,按照此前的相关法律规定却一样都不能少。这对不少企业的正常经营,形成巨大的压力,乃至难以承受之重。企业期待,社会也呼吁能在这特殊的时刻,国家有关方面能够给予企业必要和可能的经营“减负”举措,以便企业度过这次特殊的难关,也确保我国今年经济发展的基本面不因疫情受大的影响。

这种时候,包括专家、企业和地方政府等都提出了一些建议。比如有的建议,对企业负担工人的社保缴费,进行缴交比例降低,或进行缓缴,以待企业经营好转后再及时补上;有的地方政府也纷纷出台措施,对企业减免相关费用、税收优惠、提供贷款支持等。应该说,这些对策的提出或实施,对企业目前脱困都有一定的作用,但由于一些政策在实际实施中不具有真正的普惠性,或存在实施争议,实际中对企业的“减负”有限、不明显或见效较慢,与企业需要快速缓解的经营压力需求存在落差,亟待更有效的缓解经营压力的措施出台。

这种背景下,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保费等单位缴费,可谓正当其时,对企业“减负”而言,不但非常直接见效快,而且减压集中幅度大,真正减负效果好,为不少企业疫情面前开展自救等提供很好缓冲期。同时,这一措施对广大劳动者而言,由于企业直接的经营压力减小,不但直接面临的被减薪、被裁员压力可能会减小,而且由于就业岗位可能不减甚至增加,也能缓解找工作难;而对地方政府来说,这对企业人心稳定是一支强心剂,在有利于稳就业的同时,对地方经济整体稳定发展也是正能量。可以说,这是一个举多得的好举措,值得肯定和期待。

21日,人社部、财政部、税务总局正式发布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会保险费的通知:受疫情影响生产经营出现严重困难的企业,可申请缓缴社会保险费,缓缴期限原则上不超过6个月,缓缴期间免收滞纳金等。但显然,要让这一政策尽快落地,还需地方根据不同企业受到疫情影响的大小,进一步及时出台更详细的减缴、免缴企业分类,以及减免时间等标准,让企业尽快享受到政策红利。

此外,也要掌握和平衡的是,在实施企业阶段性社保缴费减免惠利企业后,一方面要确保我国社保基金的整体运行安全不受影响,另一方面也要有效确保劳动者的相关社保权益不因这一政策的实施而受到影响等。这就需要有关部门在实施这一政策的同时,也要同步采取相对具体有效的措施应对。而这,比起实施企业阶段性社保缴费减免政策本身,也许更复杂更考验施政智慧。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